works

the author

七字辈 男 体重64公斤 身高175公分 O血型,白羊座 喜欢躺着看书,画画,发白日梦 被妮古拉认为是相当于怠惰的人 也喜欢春天的气息,野狗和花草 不喜欢考试,包丽珑饭盒和政府 从事建筑设计的工作 和友人经营一个图书馆 已婚 和妮古拉 一只叫黄姜的猫 住在库拉屋 位于 太阳之东和月亮之西 之间

Thursday, July 5, 2012

永远的大白兔


永远的大白兔 (published in yumyum magazine)

每个人都有一首代表童年回忆的儿歌。每个人都有一颗代表童年味道的糖。
如果哪天有人问我了。我会告诉他,那儿歌是小白船,而那糖就是大白兔吧!

曾经我以为这儿时的味道, 甜甜的牛奶香,就只有自个还尝在口里惦记在心。
在英国念书时还在唐人街买了一包偷偷享用。
反正我是外国人偷偷吃小孩子才吃的糖果因该是没什么人会发觉。




有次室友玛特带了个朋友来, 
刚好我在屋里厨房泡着红茶,
就坐在饭厅陪她们闲聊。
她是德国人, 在大学念新闻系,
和玛特是同学, 
名叫卡特琳。

我突然想到应该有什么比较特别她们又没吃过的。
我把大白兔糖端了出来。




 卡特琳看了若有所感,她告诉我。小时候当柏林还是东柏林和西柏林。她家在东柏林,那是物资贫乏的年代。能买到的杂货有很多是从中国通过苏联的管道进来的。这糖她小时候很爱吃。





“很久没看到大白兔了!1990年东西合并后就没看到了!”
她拨开糖上一層半透明的覆盖薄糖衣, 把它放在桌面上,
糖含在口里咀嚼 。好像有些泪水在徘徊在眼眶里。
这点我不能确定,因为饭厅的确很幽暗。


“这个你不吃吗?”我问。

我用手指把半透明糖衣点了上来,就放在嘴里。
糖衣即刻溶化。

“可以吃的吗?”她问?眼睛睁大大,
泪水不见了。 

“不知道呢! 是可以吃的吧?” 我说。其实我一直都吃着这層糖衣呢!

真的不知道。
也不知道原来同样的糖果是能够勾起不同的国度的儿时记忆。
那种有苏联坦克和牛奶味糖果并存的世界, 怎样都无法想像啊!




(c) hipodamus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Thursday, April 26, 2012

涂鸦习作-01


或者有一天可以画些风格不一样的热血阳刚漫画。

samsung galaxy note 之涂鸦习作01




(c) hipodamus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Sunday, August 21, 2011

青蚝兄弟

早上的肚子咕噜着,
在接近无浪的浅海床,
我拿了盛满冰块的水桶和一支640ml的燕京啤酒。

啊...
这个...
我的青蚝兄弟们,
你们在温暖的梦里醒来了吗?




(c) hipodamus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Wednesday, September 15, 2010

hipodamus childhood







(c) hipodamus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Monday, March 15, 2010

插画(3)

女孩看护

(c) hipodamus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插画(2)



种树的女孩和猫


(c) hipodamus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插画 (1)

女孩带着猫

给所有中五毕业生,和一些想换工改运的朋友。


前方路茫茫,希望在转角!

请阅今日星洲活力附刊(3月16日)。


(c) hipodamus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Saturday, February 6, 2010

POP POP 的世界观

舅舅从中国带来一盒黄色的小盒子。纸质的盒子,非常轻,比火柴盒还要大些,还要重些。

他说”made in china” 中国制造。黄色的纸盒上印有鲜红英文字母POP POP , 这个我也知道怎么念。
我还很小只有一年级,我明白的英文就只有这些。我也明白made in hongkong, 因为我的玩伴king kong 脚下印上的就是这个。

舅舅说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国家,一个文明古国, 我问有美国这样大吗?
舅舅说那当然,比美国还大,比印度还大。

舅舅很高大,四肢强壮,有点像台湾影星邓光荣。舅舅的皮肤还要黝黑些,这个和长时间在阳光底下工作有关。舅舅就坐在门口前的梯级上喝着妈妈泡的冻菊花茶一边乘凉。

舅舅说中国是一个很厉害的国家,中国人发明了罗盘,意大利面,茶叶,纸张还有炸药。

"有美国那么厉害吗?" 我问,因为电视机里的美国人都很厉害。

舅舅说那当然,跟美国有得比。

"你公公是从中国来的,他也很厉害!" 舅舅说。

其实我从来没见过公公!不知道他有多厉害!

舅舅看我一脸迷惑,俯前来说,“你公公非常厉害! 他以前和工人在森林里伐木,碰到一只愤怒的白色大象,为了确保工人的安全,他以身相搏,成功引开大象,可惜回来后就病倒,不久就没有了。”

妈妈经过说唉呀你就不要和他说这些了!他爸爸会不高兴的。然后就把舅舅喝空了的玻璃杯收去。

舅舅看了外面的蓝天白云一会后, 转过来说,"听你妈妈说你数学不好, 这点没关系的,这种东西以后自然就会的。不过, 不要再让高年级的同学欺负你,知道吗!"

我看着舅舅的眼睛, 慢慢点头…

"这个黄色盒子很厉害的,里面有五十粒炸药,必要时就拿出来,如果他们走前来,你就使劲地往他们身上丢。"

"这点你做的到吗?应该够你用上一个学期了! 收好来可别乱用哦!千万不要给老师看到。
不要忘记你公公是中国人,你有中国人的血,而且你现在有中国人的武器。"

看着舅舅的眼睛,我又慢慢点头…
我看回手上的黄色盒子,那样的轻,比一个手掌还小些。

长假的第七个星期已过了一半,十二月的晚风把屋外的榕树吹得沙沙声,平时虫儿唏唏的声音已经听不到了,我躺在双层叠床的上端,每当有客人来我就睡在叠床上端,想像是潜水艇我就很乐意, 舅舅在潜水艇里呼呼入睡。

我想着我从没见过面的公公,想着那白色的大象,还有那个很厉害的中国,想到收在我书包前面袋里的pop pop, 想到数学老师对我妈妈说这孩子开窍比较慢,然后就想到开学以后,还有以后的以后…


(c) hipodamus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Thursday, January 7, 2010

安娜的早晨

安娜喜欢在早上沉思,
当阳光从窗户照进厨房..
当咖啡机在嗡嗡酝酿着咖啡香...
当脑袋还残留着昨夜模糊的梦...
当家里的男人还没起来.



(c) hipodamus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Tuesday, August 18, 2009

喜宝梦呓般的自述ミレトスのヒッポダモスdream

Hipodamus was standing at the empty lot of land by the road when i first saw him. "Are u free? i have a great story for you..." said Hipodamus. I noticed him holding a cat-in-spirit and two zongzis.I said great! I have been out of job for some times. The zongzis dangling from his hand definetly looked delicious.In just a moment,
Cat-in-spirit had brew a jug of jasmine tea,
Hipodamus skillfully massaged my stiff shoulder,
I had sharpen my pencil and waiting...

'Are we ready?'
Hipodamus asked
'Let's get started' said me.
Zongzi
(or zong) is a traditional Chinese food, made of glutinous rice stuffed with different fillings and wrapped in bamboo or reed leaves
.

Copyright
(c) 2009 Hipodamus, All Rights Reserved.